快捷搜索:  as

“仁济医院专家被警方铐走”事件后续发展之关键

  现在事件的发展已经趋于医生和警察两大社会职业之间的形象(面子)之争,事件的当事人似乎已经不是太重要了。

  但是,后续发展的关键却在于警方就事件情况通报中,所提及的关于当事人韩某的受伤情况以及对其伤情的法律定性。

  1、韩某是否如警方在情况通报中所称“经验伤,韩某右侧第十根肋骨骨折,右侧第9、11根肋骨疑似骨裂……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如果以上问题的回答都是肯定的,那么当事人赵医生的法律责任在所难免。同时还会在很大程度上为警方现场处置方式,即对当事人赵医生执行口头传唤配合调查的必要性进行背书。须知,伤情鉴定不仅可以作为警方对当事人赵医生执行口头传唤的必要性的最大证明,也是警方现场职务履行是否到位的证明。

  换言之,如果韩某的伤势不是赵医生所造成,那么此事件就是典型的患者碰瓷,为了维护正常的公共秩序,警方传唤赵医生是没有必要的。

  首先,对于出勤的警察是否有权对当事人赵医生执行手铐强制带离,所涉及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这些是无需讨论的,警方行为都有法规支持。且,据目前公开的信息,纵观事件经过,当事人赵医生不配合或者消极配合警方执法调查应该是事实,和处置民警发生肢体冲突也是事实。

  但是即便如此,如果警方不能证明口头传唤是必要的,业务水平和能力必然会受到全面质疑和批评。

  警方在情况通告里强调“网传患者陈某无理插队与事实不符。”,以及对事件起因的相关陈述的倾向性比较明显,这是一个极具争议的问题。须知,就此事件中的所谓患者“插队”和扰乱就医秩序,是以医院和医生的定义以及和事实对照为准的。因此,对于冲突的另一方患者当事人的说法基本不足以采信,而在警方的情况通告中就此问题所持的立场似为草率了。

  简言之,对所谓“约定时间”和“预约就诊”等等概念,只有医院和医生有解释权。

  我国是绝对领导,都有严格规则制度,警察下层处理此事,必先汇报,再找医院领导,共同处理,脱离医院党组织就有问题

  现在翻转了。此人真的是无理插队。因为,当时诊室里还有病人在看病,另外,东北人不是会搞关系吗。这么这样对待专家的呢。中国人真这样难以理喻吗。。没有逻辑是坑定的。

  现在翻转了。此人真的是无理插队。因为,当时诊室里还有病人在看病,另外,东北人不是会搞关系吗。这么这样对待专家的呢。中国人真这样难以理喻吗。。没有逻辑是坑定的。

  超市收银台排队时,有象螃蟹横着走插队进来的人一般懒得说它,无意外东北人居多。

  “如果韩某的伤势不是赵医生所造成,那么此事件就是典型的患者碰瓷,为了维护正常的公共秩序,警方传唤赵医生是没有必要的。”

  已经发生了肢体冲突,不管当事方谁有理、谁没理,传唤到派出所处理是必须的。

  “如果韩某的伤势不是赵医生所造成,那么此事件就是典型的患者碰瓷,为了维护正常的公共秩序,警方传唤赵医生是没有必要的。”

  已经发生了肢体冲突,不管当事方谁有理、谁没理,传唤到派出所处理是必须的。

  简言之,这种事情如果没有足够的伤害指控,必须维护医生和医疗秩序,当场传唤医生是没有合理依据的。

  通报倾向性明显,不说别的,“网传患者陈某无理插队与事实不符”就与事实不符。

  “如果韩某的伤势不是赵医生所造成,那么此事件就是典型的患者碰瓷,为了维护正常的公共秩序,警方传唤赵医生是没有必要的。”

  已经发生了肢体冲突,不管当事方谁有理、谁没理,传唤到派出所处理是必须的。

  简言之,这种事情如果没有足够的伤害指控,必须维护医生和医疗秩序,当场传唤医生是没有合理依据的。

  进美国大使馆面签时间9:00 9:30 10:00等,是指这个时间段。不是你到了9:00,就可以抢在其它人前面堵到面签官面前去!

  “如果韩某的伤势不是赵医生所造成,那么此事件就是典型的患者碰瓷,为了维护正常的公共秩序,警方传唤赵医生是没有必要的。”

  已经发生了肢体冲突,不管当事方谁有理、谁没理,传唤到派出所处理是必须的。

  简言之,这种事情如果没有足够的伤害指控,必须维护医生和医疗秩序,当场传唤医生是没有合理依据的。

  须知医生自带维护医疗秩序的权力。你把事情简单的看成医患解纷,双方斗殴,这是不对的。

  医生还要接待其他患者。如果谁来闹一下就都要传唤去派出所,那医院和医生就不要干活了。

  换言之,如果韩某的伤势不是赵医生所造成,那么此事件就是典型的患者碰瓷,为了维护正常的公共秩序,警方传唤赵医生是没有必要的。

  当时,警察是不能下结论这个伤到底是谁造成的。而赵某是事件的当事人,是被指控者,嫌疑人,所以警察在冲突现场要求传唤赵性医生进行下一步调查,是合理合法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